作文代写,中文论文代写,英文论文怎么写

網站地圖XML 本科畢業論文欄目為您提供《聯合三種教學模式在骨科臨床帶教中的應用效果》范文一篇,希望對您在論文代寫 的時候有所幫助
范文大全

聯合三種教學模式在骨科臨床帶教中的應用效果

添加時間:2020-06-25 11:31 來源:中國繼續醫學教育 作者:仇建軍 張磊 石文俊
  摘要:目的 分析骨科臨床帶教時以問題為中心(PBL)、以案例為基礎(CBL)和文獻沙龍相結合教學模式的效果。方法 選取2019年1—12月在本院骨科輪轉的68名實習生為研究對象,依據隨機數表法劃分成對照組(采取傳統帶教模式)和觀察組(采取PBL、CBL和文獻沙龍結合教學模式)各34例,統計并比較兩組理論、臨床技能以及總成績和教學效果評價結果。結果 觀察組理論、臨床實踐以及總成績高于對照組(P <0.05)。觀察組學習積極性及興趣提升、理論知識掌握更牢固、解決問題能力提升、臨床思維能力提升、活躍課堂氛圍以及促進溝通和表達比例高于對照組(P <0.05)。結論 骨科臨床帶教時聯合PBL、CBL以及文獻沙龍開展教學效果顯著,能提升實習生的理論知識、實踐技能,提高其對教學效果的評價,值得采用。
  關鍵詞:文獻沙龍;以案例為基礎;以問題為中心;教學模式;骨科;考核成績;教育;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use of problem-based learning(PBL), case-based learning(CBL) and literature review salon on the clinical orthopedic education. Methods 68 interns from January to December 2019 in our orthopedic department were chosen as research subjects. According to random number table, interns were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routing learning) and observation group(PBL, CBL and literature review salon), 34 cases in each group. Theoretical knowledge, clinical skills, total examination scores and learning effects were counted. Results The theoretical knowledge, clinical skills and total examination score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improvement ratios of learning initiatives and interests, theoretical knowledge mastery, problem-solving ability, clinical thinking ability, active classroom atmosphere, clinical communication and expression ability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 Conclusion PBL, CBL and literature review salon can improve the intern's theoretical knowledge, practical skills and learning efficiency.
  骨外科學屬于一門理論和實踐性較強的學科,隨著骨科手術材料及技術不斷更新和發展,如何培養出一批又一批專業、高素質的骨科醫師逐漸受到臨床高度重視。臨床帶教屬于臨床教學工作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學校中教學的延伸,其能協助醫學生將理論知識和操作技巧相結合,獲取必須具備的專業技能,實現知識往能力的轉化[1]。以往帶教時存在帶教教師通過自身單方面經驗及愿望開展教學、教學目標不明確等問題,教學效果往往不佳。以問題為中心(PBL)是將病例及問題當作基礎的啟發醫學教學方式,目的是培養學生的自學、合作學習、創新思維及問題解決能力[2]。以案例為基礎(CBL)是于分析及討論案例前提下,開展知識及技能學習的教學方式,能提高學生推理能力和問題解決能力[3]。文獻沙龍屬于一種被普及到國內外醫師培養及教育中的教學模式,經批判閱讀最新醫學文獻,促使學生變被動接受為主動思考。文章就三種教學模式在骨科臨床帶教中的應用效果,具體如下。
  1 資料和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取2019年1—12月在本院骨科輪轉的68名實習生為研究對象,依據隨機數表法劃分成對照組、觀察組各有34例,兩組的男女比例分別為20:14、21:13;年齡分別為22~26歲、22~25歲,平均年齡分別為(23.68±1.42)歲、(23.75±1.32)歲;見習前成績為70~85分、71~86分,平均成績分別為(80.14±1.48)、(80.20±1.34)分。兩組一般資料對比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可開展比較。
  納入標準:(1)均于本院骨科開展臨床實習;(2)年齡≥22歲;(3)均取得所有研究對象知情同意。排除標準:(1)無法遵守有關實習制度者;(2)未完成學校學習不具備實習條件者;(3)實習期間請假者;(4)拒絕或者中途退出研究者。
  1.2 方法
  對照組采取傳統帶教模式,即由科室中的高年資主治醫師負責擔任實習生的帶教教師,每名帶教教師應帶3~5名實習生,給實習生開展骨科有關理論知識、專業技能實踐等方面講解,在必要情況下進行現場操作,總共帶教時間為4周,并于4周實習結束后統一進行理論和實踐考核。
  觀察組采取PBL、CBL和文獻沙龍相結合教學模式,具體方法如下:(1)展示典型性病例:帶教教師選取骨科臨床典型病例,如選擇1例腰椎間盤突出患者,將其作為切入點,就疾病診斷、鑒別、具體的治療方法和國內外有關研究進展等設置相應問題。(2)查閱有關資料:于入科前1周,帶教教師將所選擇的病例和設置的問題告知學生,要求學生間依據5人/組成立學習小組,經教學書、互聯網以及專業期刊等多種途徑,通過組內互相協作以及資料查閱以解決問題。(3)見習查房:帶教教師給學生示范問診和有關診療操作,并要求學生進行病例病史詢問、體格檢查以及輔助檢查結果書寫,同時記錄下治療反應和必要病程等。(4)組織討論:由帶教教師對討論進行主持,各組學生推選出1名組長,就各自小組內的研究結果進行展示和匯報,并對典型病例中所涉及的有關問題進行解答。避免重復相同的觀點,重點對存在爭議的問題進行討論,后帶教教師能啟發并引導學生將理論和實際聯系在一起。(5)病例分析:將病例作為中心,將學習小組作為單位,于學生掌握有關知識之后進行病例分析,后由學生自主設計出治療方案。(6)文獻沙龍:結合討論過程中存在爭議的問題,帶教教師要求學生自主對有關醫學文獻進行查閱,各組需派出相應的學生代表通過幻燈片匯報形式進行背景知識介紹,就實驗的方法、討論以及結論等進行匯報,注重強調該文獻為臨床發揮的指導作用。(7)評價總結:由帶教教師結合不同組學生的匯報以及討論情況,對研究病例臨床診治的特點進行總結。與最新的研究進展進行結合,積極解答學生依舊存在的困惑,同時指出學生于查閱文獻和有關資料上存在改進的地方。總共帶教時間為4周,并于4周實習結束后統一進行理論和實踐考核。
  1.3 觀察指標
  (1)考核成績:包含理論以及臨床實踐考核兩方面,其中理論考核成績是60分,實踐考核總成績是40分,分數越高,代表成績越佳。(2)教學效果評價:采取自設問卷調查表調查兩組實習生對于帶教模式的評價結果,內容涉及學習積極性及興趣提升、理論知識掌握更牢固、解決問題能力提升、臨床思維能力提升、活躍課堂氛圍以及促進溝通和表達等,各項目包含贊同與不贊同兩個選項,統計兩組各項選擇贊同的人數比例。
  1.4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18.0軟件,計數資料用(n,%)表示,采用χ2檢驗。計量資料用(±s)表示,采用t檢驗。P<0.05表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的考核成績對比
  觀察組的理論、臨床實踐以及總成績均高于對照組(P<0.05),見表1。
  表1 兩組的考核成績對比(分,±s)     
 
  2.2 兩組的教學效果評價對比
  觀察組的學習積極性及興趣提升、理論知識掌握更牢固、解決問題能力提升、臨床思維能力提升、活躍課堂氛圍以及促進溝通和表達比例均高于對照組(P<0.05),見表2。
  3 討論
  骨科屬于一門有著較強專業性、理論知識比較抽象和整體性比較突出的學科,經臨床實習不僅能協助實習生提升對于校內所學理論知識的了解程度,還能使其臨床思維及操作能力于實習期間得到明顯提升。骨科教學時涉及到的內容較為復雜,且教學難度較高[4,5]。以往臨床帶教的過程中僅為實習生跟隨帶教教師學習,帶教期間對理論過度重視,忽視實習教育目標制定和落實,進而使得教學效果常常不夠理想[6]。因此,積極探索出更加有效科學的臨床帶教模式意義重大。
  徐暉[7]等發現,將PBL和CBL聯用到骨科臨床教學能提升學生的獨立思考及解決問題能力。張銀昌[8]等發現,聯用PBL和文獻沙龍能提升骨科規培效果和教學質量,學生對帶教工作的滿意度更高。但當前有關PBL、CBL及文獻沙龍3種教學方法于骨科臨床帶教中的應用研究較少。本次研究將三種教學方法相結合應用于骨科臨床,最終結果顯示,觀察組的理論、臨床實踐以及總成績高于對照組,同時學習積極性及興趣提升、理論知識掌握更牢固、解決問題能力提升、臨床思維能力提升、活躍課堂氛圍以及促進溝通和表達比例和教學滿意度也高于對照組,說明觀察組教學模式效果更佳。CBL通過給學生提供出一個真實具體病例,使學生自主開展病史詢問、查體和治療方案制定等,并親自體驗和學習,學生能在分析和思考文獻的過程中,圍繞臨床資料進行查閱,通過分組討論方法開展研究,最終將問題妥善解決[9,10]。CBL教學法能有效利用時間,其將案例教學作為核心,學習期間學生能對具體病例開展分析和討論,充分發揮其學習主動性以及積極性;采取CBL教學時注重學生自行分析和討論,學生擁有更多口頭表達機會,對確定好的病例開展討論及資料查閱,學習針對性更強,學習效率更高,教師于教學期間承擔組織者或者主持人角色,能使學生于討論期間充分明確自身思考方向,避免問題和主題相偏離[11,12]。PBL是更加徹底的自學模式,帶教教師結合案例提出問題,后學生需自主搜集資料學習有關內容,通過不斷探索和解決問題,能使學生掌握更多專業知識,并培養其解決問題的思路和整體思維邏輯[13,14,15]。經PBL教學模式進行骨科臨床帶教,能增加以學生與患者間交流及溝通,促使學生于學習期間的自身素質獲得有效鍛煉,使其提前適應自身的角色轉換,為后期更快順利進入到臨床工作打下良好基礎。與此同時,實習生于學習時間與同學積極開展討論,與教師進修交流和溝通等,能使其充分感受到真實臨床診治工作,掌握協作努力以及團隊作用于臨床實際工作當中的重要性。經開展PBL教學,打破以往灌輸式教學的模式,能提升醫學生整體素質和骨科整體醫學水平。文獻沙龍屬于國內外培訓臨床醫師和醫學生教育中應用較多的一種教學方法,其組織形式較為多樣,有著時效性和互動性較強等特點。文獻沙龍的教學模式能協助學生對最新的醫學文獻進行追蹤,掌握骨科發展的前沿新知識和新理論[16]。聯用以上三種教學方法,能使學生更主動、充分參加骨科臨床教學,營造起輕松良好學習氛圍,師生間充分溝通和交流,有助于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和積極性,使其能夠自主學習和解決問題,對之前理論知識擁有更加具體的認識,最終使教學效果及滿意度明顯提升。此外,本次研究中仍存在一定的不足之處,例如選取實習生數量較少,且研究時間較短,采取的教學效果評價方法具備一定的主觀性,可能會使研究數據產生偏倚,影響到結果準確度,還需未來研究中進一步增加納入樣本數量,延長研究時間,增加更多客觀評估指標,深入分析聯合PBL、CBL以及文獻沙龍的教學模式在骨科臨床帶教中的應用效果,得到更為客觀、全面的研究結果,更好地指導臨床實踐。
  表2 兩組的教學效果評價對比[例(%)]   
  
  綜上所述,骨科臨床帶教時聯合PBL、CBL以及文獻沙龍開展教學效果顯著,能提升實習生的理論知識、實踐技能,提高其對教學效果的評價,是骨科臨床一種切實可行的帶教模式。
  參考文獻
  [1]樊俊俊,李曉祥,孟國林 ,等.3DBody軟件輔助PBL在骨科臨床教學中的應用[J]中華醫學教育探索雜志, 2019,18(11):1131-1135.
  [2]李軍,宋奇志,洪浩,等PBL聯合CBL教學在骨科實習生臨床教學中的應用[J]中華醫學教育探索雜志, 2020,19(5);:577-579.
  [3]周平輝,張逸文,穎基,等.3D打印技術結合CBL教學模式在骨科臨床教學中的應用[J].中華全科醫學, 2020,18(8):1376-1379.
  [4]梁周,何忠,羅善超,等.3D打印模型在骨科臨床教學中的應用[J].廣西醫學, 2019,41(4):536-537.
  [5]吳駿豪,王洪,葉哲偉,等.3D打印技術在新時代骨科臨床教學中的應用[J]生物骨科材料與臨床研究, 2020,17(1):33-36.
  [6]聲雨,張思佳,林源,等.骨科臨床實習教學管理模式的改進與效果分析[J]中國醫院管理,2019,39(8):57-58,61.
  [7]徐暉,周凱亮,吳愛憫.PBL聯合CBL教學法在骨科研究生實習階段教學中的實踐應用及評估[J] :溫州醫科大學學報, 2020,50(10):856- -858,861.
  [8]張銀昌,林家婷CBL教學法結合文獻匯報在骨科規范化培訓中的應用[J] .皖南醫學院學報, 2019 ,38(5):493-495.
  [9]榮志剛,張承晏,陳燦,等基于數字化骨科技術的CBL教學在脊柱后凸畸形臨床教學中的應用[J]中華醫學教育探索雜志, 2020,19(7):852 855.
  [10]鐘沃權,孫垂國,李危石,等.PBL與CBL在我國進修醫師培訓中的應用現況與比較[J]醫學研究雜志, 2020 49(6):181-183.
  [11]唐夢齡,趙翔,陳坤3D打印聯合PBL教學促進骨科教學效果的系統綜述[J].中國醫學教育技術, 2019,33(1):75-78,91.
  [12]黃衛,李新志,闕祥勇,等.CBL理念結合同伴教育在改善骨科留學生帶教質量中的應用[J].解放軍醫院管理雜志, 2019,26(3):264-267.
  [13]王國毓,程志堅,賀西京循證醫學思維結合PBL教學法在骨科研究生帶教中的探討[J].中國醫學教育技術, 2019,33(5):614-616,630.
  [14]李金溢,曾平,陳潔潔CBL聯合PACS教學模式在本科生骨科臨床帶教中的應用[J].中國中醫藥現代遠程教育, 2020,18(6).41-42,50.
  [15]金海明,王清清,陳植,等.PBL教學法結合3D打印技術在骨科臨床實習帶教中的應用價值[J].臨床醫藥文獻電子雜志, 2020.7(84):181-183.
  [16]郭為,屈延,衡立君,等.PBL結合文獻沙龍教學法在神經外科見習帶教中的效果分析[J].解放軍醫院管理雜志, 2019,26(12):1165-1168.
電話
掃一掃
快速咨詢官方微信
微信號:
代寫
論文官方微信

將微信二維碼保存到相冊

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識別

1.點擊下面按鈕復制QQ號

896724837

2.打開QQ→添加好友/群

粘貼QQ號,加我為好友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友情链接: 北美代写 论文代写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友情链接: 北美代写 论文代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