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代写,中文论文代写,英文论文怎么写

網站地圖XML 碩士畢業論文欄目為您提供《Sr在耐熱鎂合金中的應用及研究進展》范文一篇,希望對您在論文代寫 的時候有所幫助
范文大全

Sr在耐熱鎂合金中的應用及研究進展

添加時間:2018-07-04 11:24 來源:未知 作者:代寫 論文網
  摘要:鎂合金是國際上公認的最有潛力的輕量化材料之一, 被譽為“21世紀綠色工程金屬”.它的推廣應用解決了我國關鍵裝備和重大工程的輕量化問題, 緩解了我國日益嚴峻的環境和能源危機。然而, 鎂合金強度偏低, 尤其是高溫強度和抗蠕變性能差, 嚴重阻礙了其發展與應用。因此, 常在鎂合金中加入不同的合金元素來改善鎂合金的微觀組織和高溫性能, 其中價格低廉的堿土金屬Sr就是一種提高鎂合金高溫性能的合金化元素。Sr可以提高鎂固溶體的熔點, 其在鎂合金中擴散緩慢且具有較低的密度, 因而在耐熱鎂合金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近年來, 研究者們主要從Sr元素的成分優化及Sr與其他合金元素的合理搭配方面不斷嘗試, 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在適當添加元素Sr及/或其他元素后, 耐熱鎂合金的高溫性能得到了改善。目前較常用的鎂合金系列有Mg-Al系、Mg-Zn系和Mg-RE系等。對Mg-Al系而言, 向鎂合金中加入堿土元素Sr, 除了起到細晶強化的作用外, 還可以在晶界處形成新相, 該相具有高的熔點和熱穩定性, 能阻止高溫下鎂合金晶粒的長大和晶界的滑移, 起到晶界強化的作用, 從而明顯提高鎂合金的高溫性能和抗蠕變能力。對Mg-Zn系而言, 在鑄態Mg-Zn合金中添加Sr元素后, 合金的強度均獲得一定程度的提高, 但是塑性較低。因此研究者越來越關注Sr元素對變形鎂合金性能的影響。在變形Mg-Zn合金中添加適量堿土元素Sr, 除了起到細晶強化作用外, 晶界處會析出Mg-Zn-Sr三元相, 其具有更高的熱穩定性, 能夠釘扎晶界, 起到晶界強化的作用, 提高鎂合金的高溫力學性能, 同時使變形鎂合金的塑性也得到提高。對Mg-RE系而言, 加入適量的堿土元素Sr, 不僅可降低實驗成本, 而且對合金的組織有很好的細化效果, 第二相含量增加并且在晶界處分布更加均勻, 使鎂合金的高溫力學性能得到提高。本文歸納了堿土元素Sr在Mg-Al系、Mg-Zn系和Mg-RE系耐熱鎂合金中的應用情況以及研究進展, 分析討論了堿土元素Sr改善鎂合金高溫性能的強化機制, 指出了含Sr耐熱鎂合金目前存在的問題, 并對其今后的發展方向進行了展望, 為提高耐熱鎂合金的高溫性能提供參考。
  
  關鍵詞:Sr; 鎂合金; 耐熱; 強化機制; 晶粒細化; 固溶度; 晶界強化;
 
  
  0 引言
  
  鎂合金具有密度低、比強度高、阻尼減振性能優異、鑄造性能和切削性能良好、易回收、可再生等優點, 被譽為21世紀最具發展前途的金屬結構材料[1,2,3,4].但是, 鎂合金的耐熱性能較差, 溫度升高時, 其強度和抗蠕變性能急劇降低, 極大限制了鎂合金在汽車、電子和航空航天等領域的廣泛應用[5].因此, 近年來鎂合金研究者對提高鎂合金的高溫性能給予了高度關注。
  
  通常在耐熱鎂合金中加入不同的元素來改善合金的組織和性能。添加的合金元素大體上可分為三類:稀土元素 (如Ce、Nd、Sm、Gd、Sc、Y等) 、堿土元素 (如Ca、Sr、Ba等) 和其他合金元素 (如Al、Zn、Mn、Si、Sn、Ti、Bi、Sb、Zr等) .Sr是一種重要的堿土金屬元素, 其成本較低, 在鎂合金中雖然具有較小的固溶度, 但是對鎂合金的組織有細晶強化的作用[6,7,8,9], 晶界處生成穩定的高熔點化合物對晶粒起到很好的釘扎作用, 從而有效地改善鎂合金的高溫力學性能, 特別是抗蠕變性能[10,11,12,13,14,15,16].此外, 在鎂合金中添加適量元素Sr, 除了細化和變質合金的組織外, 還能改善合金的鑄造性能, 減少鑄造缺陷的產生。因此, 加入Sr (或與其他元素共同加入) 進行合金化, 開發含Sr的耐熱鎂合金, 成為一個重要的研究方向。
  
  1 Sr在耐熱鎂合金中的應用
  
  1.1 Mg-Al系
  
  Mg-Al系 (AZ系和AM系) 合金是目前得到普遍商業化應用的鎂合金, 具有良好的鑄造和常溫力學性能, 這類合金的強化相為Mg17A12 (熔點為437℃) , 其沿晶界呈非連續析出, 在溫度較高時, 容易發生軟化, 不能有效阻止位錯和晶界的滑移, 降低了鑄態合金的塑性和強度。因此, 向Mg-Al系合金中適當地添加一種或者幾種合金化元素, 可以細化晶粒, 產生強化相, 從而提高合金的綜合性能, 其中元素Sr作為一種有效的合金化元素而備受關注。表1列出了部分添加Sr的Mg-Al系合金的狀態及力學性能。
  
  表1 Mg-Al-Sr系合金的力學性能

  
  從表1中可以看出, 鑄態Mg-Al系合金中添加Sr元素后, 合金的強度均獲得一定程度的提高, 但是研究者對Sr添加量的研究是不同的, 并且由于復合添加RE、Sn、Ca、Sr、Si等合金元素, 所以合金中生成的新相也是不同的。Zhang等[17]研究發現, 在AZ91-0.5RE鎂合金中, 添加1% (質量分數, 下同) 的Sr時, 合金中生成了片狀Al4Sr相, 并使β-Mg17Al12相含量減少。由表1得出, 當Sr添加量為0.2%時, 合金的抗拉強度 (UTS) 和延伸率 (δ) 分別提高了55 MPa和3.1%, 提高幅度最大。同時測試了150℃/50 MPa條件下合金的蠕變性能, 當Sr添加量為1%時, 合金表現出最佳的抗蠕變性。Sevik等[18]研究發現, 在Mg-6Al-0.3Mn-0.3Ti-1Sn合金中加入元素Sr后, 合金中出現新的Al4Sr相和金屬間化合物Sr MgSn, 并且晶粒尺寸得到了細化, 晶粒尺寸從50μm減小到27μm.當Sr添加量為2%時屈服強度達到最大值, 為150MPa.分析原因如下: (1) Sr的加入起到了細晶強化作用; (2) 加入Sr后生成的Al4Sr相和Sr MgSn金屬間化合物阻礙了位錯運動; (3) Sr的加入降低了Mg17Al12對基體的割裂作用[19,20].Bai等[21]研究了堿土元素Sr和/或Ca對鑄態Mg-4Al合金微觀組織、拉伸性能以及蠕變性能的影響, 當Sr的添加量為1%時, 在晶界處有片狀共晶相Al4Sr生成;當Sr的添加量為2%~3%時, 晶界處除了共晶相Al4Sr以外還有MgAl-Sr三元相存在;當Sr和Ca復合加入到Mg-4Al合金中時, 合金的晶界處出現了新相Mg2Ca和 (Mg, Al) 2Ca.由于這些新相具有高熱穩定性, 在晶界處起到釘扎作用, 所以這些合金的抗蠕變性能得到提高。隨著Sr含量的增加, 室溫以及高溫下的拉伸強度先降低后升高, 屈服強度是先升高后降低, 而伸長率逐漸降低, 如表1所示。Kim等[22]研究發現, Mg-4Al-2Sn (AT42) 合金中加入Sr后, 合金中出現三元相Sr MgSn.隨著Sr的加入, 室溫下合金的拉伸強度降低, 而175℃下合金的拉伸強度增大, 如表1所示。通過加入Sr, 合金的蠕變強度也得到了提高。許春香等[23]研究表明, 隨著Sr含量的增加, AM80合金中出現了新相Al4Sr, 而β-Mg17Al12相含量不斷降低直至完全消失。如表1所示, 添加1.5%的Sr時合金的性能最好, 其抗拉強度和伸長率分別達到最大值, 為160 MPa和15%.
  
  鑄態合金中單純添加Sr元素并不能滿足合金對綜合性能的要求, 因此研究者開始研究含Sr合金變形后的性能。當在擠壓鑄造AZ91D合金中, 單獨加入Sr時, 合金中形成不規則形狀的Al4Sr相;當Sr和Sb復合加入AZ91D合金中時, 合金中除了新相Al4Sr, 還形成了另一種新的棒狀相Mg3Sb2, 與單獨添加Sr的AZ91D合金相比, 其在175℃/70 MPa條件下的抗蠕變性能更好[24].
  
  1.2 Mg-Zn系
  
  Mg-Zn系合金成本低, 鑄造和耐熱性能優良, 因而受到了廣泛關注。但由于結晶溫度區間大, 組織較為粗大, 易產生顯微疏松且熱裂傾向大, 所以單純的Mg-Zn二元合金在實際生產中的應用較少。因此, 在Mg-Zn系合金中適當地添加一種或者幾種合金元素, 以期提高合金的綜合力學性能。其中Sr作為有效的合金化元素, 添加到含Zn鎂合金中可改善含Zn鎂合金中相的數量、分布以及形態等。表2列出了部分添加Sr的Mg-Zn系合金的狀態及力學性能。
  
  Mg-Zn系中Mg-Zn-Al (ZA) 系合金, 被認為是一種有發展前途的高溫抗蠕變鎂合金。該系合金的高溫抗蠕變機理主要是通過增加Zn含量和控制Zn/Al比, 在鎂合金中形成Mg32 (Al, Zn) 49和/或MgZn等耐熱合金相, 從而提高鎂合金的抗蠕變性能。Yang等[25]研究表明, 添加0.1%Sr到Mg-8Zn-4Al (ZA84) 合金中, 可使合金晶粒得到細化, 對合金中Mg32 (Al, Zn) 49相的形態和分布沒有影響, 對抗蠕變性能也沒有明顯的改善, 但是對室溫和150℃的拉伸性能有明顯的改善, 如表2所示。
  
  表2 Mg-Zn-Sr系合金的力學性能

  
  Cheng等[26]研究發現, 在Mg-5Zn合金中加入0.6%及以上Sr時, 合金中出現了新相Mg11Zn4Sr3.少量的Sr能細化合金的晶粒, 并使合金中產生更多的晶界化合物。由表2得出, 隨著Sr含量的增加, 屈服強度降低, 拉伸強度和伸長率增大, 當Sr含量為0.2%時, 抗拉強度和伸長率達到最大值, 分別為233 MPa和15%.Cong等[27]的研究表明, 在鑄態Mg-6Zn-4Si合金中添加元素Sr能有效地細化初生和共晶Mg2Si相, 粗大的初生Mg2Si相由樹枝晶狀轉變為多角狀或細塊狀, 而共晶Mg2Si相轉變為細纖維狀。從圖1得出, Sr元素的添加能顯著改善合金在室溫和150℃高溫下的拉伸性能。隨著Sr含量的增加, 合金的拉伸強度和伸長率都呈上升趨勢。當Sr含量為0.5%時, 拉伸強度和伸長率達到了最大值。但是當Sr的含量超過0.5%時, 合金中出現針狀Sr MgSi相。在針狀Sr MgSi相和α-Mg基體之間, 裂紋很容易成核, 并沿晶界傳播, 直接導致合金的力學性能下降。從表2可以看出, 鑄態ZA84、Mg-5Zn合金中添加Sr元素后, 合金的強度均獲得一定程度的提高, 但改善后的強度仍然不能滿足合金的強度要求, 并且其塑性較低。因此, 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開始研究添加Sr元素以及變形共同對合金性能的影響。
  
  Li等[28]在Mg-Zn合金中加入Sr和/或Zr, 發現擠壓態Mg-3.2Zn-0.3Sr (MZS) 合金中的晶粒是未完全結晶的粗變形晶粒, 平均晶粒尺寸為4~6μm, 相反, 擠壓態Mg-3.2Zn-0.8Zr-0.3Sr (MZZS) 合金中結晶更加完全, 晶粒較小且更均勻, 平均晶粒尺寸為1μm.這說明復合加入Sr和Zr的細化效果更好。在擠壓態MZZS合金中, Zr和Sr的細晶強化作用以及彌散的第二相在晶界處的釘扎效應, 提高了合金的力學性能, 使合金的屈服強度和拉伸強度分別達到322.363 MPa和376.400 MPa, 如表2所示。Liu等[29]研究了在Mg-3Zn-Y合金中添加Sr元素并經擠壓變形后在250℃下合金的性能變化規律。實驗結果表明, 隨著Sr含量的增加, 合金的強度不斷增加, 抗拉強度由151 MPa (Sr含量0%) 增加至204 MPa (Sr含量0.9%) , 屈服強度由137 MPa (Sr含量0%) 提高至168 MPa (Sr含量0.9%) .與Mg-3Zn-Y合金相比, Mg-3Zn-Y-0.9Sr合金強度更高, 其原因是添加Sr后基體中生成大量的Mg-Zn-Sr三元相 (Mg6Zn2Sr) , 其具有高的熱穩定性, 起到強化作用。Chen等[30]研究了元素Sr對Mg-5Zn-2Al合金拉伸性能的影響。由圖2得出, 擠壓工藝能顯著提高合金在室溫下的拉伸性能。隨著Sr含量的增加, 擠壓態合金的屈服強度逐漸提高, 伸長率逐漸降低。與鑄態合金相比, 擠壓態合金的屈服強度和極限拉伸強度分別提高了約167 MPa和135 MPa, 并且拉伸強度達到了322~338 MPa;延伸率明顯提高了約1倍, 達到9%~16.5%.當溫度達到150℃時, 隨著Sr含量的增加, 擠壓態合金的拉伸強度和伸長率逐漸降低, 當Sr含量達到0.2%時, 拉伸強度和伸長率先增大, 隨著Sr添加量進一步增加, 拉伸強度和伸長率出現了下降趨勢。當溫度高于150℃時, 其他滑移系 (如柱面和錐面滑移) 被激活。在高溫下, 柱面和錐面滑移系之間產生交滑移。因此, 所研究擠壓態合金的伸長率急劇增大, 當Sr含量為0.2%, 合金的延伸率最大, 為40%.
  
  圖1 室溫和150℃下含Sr鑄態Mg-6Zn-4Si合金的拉伸強度和延伸率

  
  圖2 實驗合金的拉伸性能[30]: (a) 室溫下的鑄態合金; (b) 室溫下的擠壓態合金; (c) 150℃下的擠壓態合金

  
  1.3 Mg-RE系
  
  Mg-RE系合金是重要的耐熱鎂合金系。稀土元素與鎂皆為密排六方晶體結構, 因此稀土元素在鎂中的固溶度較大, 導致其在鎂合金中具有較強的固溶強化和沉淀強化作用, 可以提高鎂合金的室溫及高溫力學性能。此外, 稀土元素在鎂合金中還可以凈化鎂合金液, 從而可以改善合金的鑄造性能、耐蝕性能和焊接性能。但是稀土元素所占比例大, 價格比較昂貴, 限制了稀土鎂合金的應用, 因此在不影響稀土鎂合金性能的情況下, 加入價格較為低廉的合金元素部分取代稀土鎂合金中的稀土元素, 可降低實驗及生產成本。由于Sr的價格低廉, 隨著Sr元素越來越受關注, 在Mg-RE系合金中添加Sr來提高合金的強度也獲得了研究者的青睞。
  
  彭勃等[31]研究發現, Sr對Mg-Nd-Zr合金組織有很好的細化效果, 使得第二相含量增加且在α-Mg晶界處的分布更加連續。當Sr添加量為2.0%時, 合金的屈服強度、抗拉強度和伸長率比不含Sr的合金分別提高了23%、20%和4%;合金的顯微硬度也比不含Sr的合金提高了47%.這是由于Sr加入到合金中以共晶相的形式存在于晶界處, 該相比基體α-Mg硬度高, 因此, 其作為硬質相提高了合金的硬度。Yang等[32]研究了在Mg-Gd-1.2Mn-0.4Sc合金中添加Sr元素后鑄態及T5熱處理后合金的性能變化規律。結果表明, 添加0.1%Sr可以細化鑄態合金的晶粒, 與鑄態合金相比, 經T5熱處理后合金基體中的Mg5Gd和Mn2Sc相析出量更多, 并且T5熱處理后合金在室溫下的極限抗拉強度和屈服強度分別提高9.7%和2.7%, 在300℃時分別提高7.4%和9.6%, 如表3所示。Liu等[33]研究了不同Sr含量 (0%、0.2%、0.6%) 對擠壓態Mg-6Gd-3Y-0.1Zn微觀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結果表明, 當Sr的含量為0%時, 擠壓后出現雙峰晶粒結構, 同時還出現塊狀和條狀長周期堆垛有序結構相 (LPSO) , 此相有助于提供強化和額外的應變硬化。當Sr含量為0.2%時, 動態再結晶的晶粒得到細化, 合金中出現了Mg17Sr2相和LPSO相 (微米尺寸) 以及Mg5RE相 (納米尺寸) .當Sr含量為0.6%時, 合金中析出了大量的Mg17Sr2相和LPSO相。隨著Sr含量的增加, 合金的強度不斷增大。抗拉強度由300 MPa (Sr含量0.2%) 增加至340 MPa (Sr含量0.6%) , 屈服強度由160MPa (Sr含量0%) 提高至260 MPa (Sr含量0.6%) .
  
  表3 室溫和300℃下實驗合金的拉伸性能[32]

  
  在Mg-RE系耐熱合金中加入兩種及兩種以上元素, 不僅可以減少元素添加量, 降低生產成本, 還可以發揮復合效應, 提高合金的綜合性能, 很多學者對此方面進行了深入的研究。Liu等[34]在Mg-2.4Nd-0.5Zr合金中加入Dy (2%、6%、10%) 和Sr (0.5%、1.5%、2%) , 研究了Dy、Sr元素添加量和壓鑄工藝對Mg-Dy-Sr-Nd-Zr合金顯微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研究結果顯示, 極限拉伸強度隨著Dy含量的增加和Sr含量的降低而增加。通過調整Dy和Sr的含量, Mg-10Dy-0.5Sr-2.4Nd-0.5Zr合金的晶粒尺寸細化到70μm并且分布均勻, 其合金的抗拉強度提高到203 MPa, 伸長率為7.4%.經過壓鑄過程以后, 合金的晶粒尺寸細化到18μm, 而極限拉伸強度降低到180 MPa.Yang等[35,36]研究了Zr和Sr對Mg-3Ce-1.2Mn-0.9Sc以及Mg-3Ce-1.2Mn-1Zn合金鑄態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結果顯示, 添加少量的Zr和/或Sr, 合金中Mg12Ce相的形態和分布不會發生明顯的變化, 但是合金的晶粒得到了細化。當0.5%Zr和0.1%Sr復合加入時, 晶粒細化效果最好, 并且合金獲得最佳的拉伸和抗蠕變性能。Yang等[37]也把Zr和/或Sr加入Mg-4Y-1.2Mn-1Zn合金中, 合金中Mg12YZn相的形態和分布也沒有發生明顯的變化, 合金的抗蠕變性能也沒有得到改善, 但是合金在室溫以及300℃下的拉伸性能得到改善。當0.5%Zr和0.1%Sr復合加入時, 合金的拉伸性能最好。章森等[38]研究了Sr和Zr的加入對MgY-Cu合金凝固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結果表明, 0.1%Sr或0.8%Zr能夠細化合金的凝固組織, 提高合金力學性能, 且復合添加效果更明顯。復合添加Sr和Zr時, 合金的初生相變成細小的等軸晶或薔薇狀晶體, 第二相分布均勻, 且分布在晶界上的第二相體積含量增加;合金的抗拉強度和伸長率分別為222.5 MPa和10.7%, 與未合金化的試樣相比, 分別提高了29%和84%.
  
  2 Sr改善耐熱鎂合金高溫性能的強化機制
  
  在鎂合金中加入適量元素Sr后, 能使鎂合金的高溫強度顯著提高, 并且能夠明顯改善鎂合金的高溫蠕變性能。一般認為, 改善鎂合金高溫性能的強化機制主要包括細晶強化、晶界強化和固溶強化。
  
  (1) 細晶強化
  
  根據霍爾-配奇 (Hall-Petch) 公式[39]:σs=σ0+Kd-1/2 (σs為屈服強度, σ0和K為常數, d為晶粒平均直徑) , 晶粒越細, 材料的屈服強度越高。因此, 細晶強化是提高鎂合金強度的重要手段之一。對于Sr細化鎂合金晶粒的機理存在較大的爭議, Nussbau等[40]和Lee等[41]研究發現, 在凝固過程中, Sr富集在生長界面前沿的液相中, 影響了晶粒的生長動力學, 從而細化晶粒。Aliravci等[42]研究認為, Sr作為“表面活性元素”, 在生長的固-液界面前沿形成含Sr吸附膜, 導致晶粒生長速率降低。低的生長速率使得熔體有更充足的時間產生更多的晶核, 最終使晶粒細化。
  
  (2) 晶界強化
  
  晶界處因晶格缺陷較多使原子擴散遷移速度加快, 導致晶界強度降低。加入富集于晶粒表面和晶界位置的表面活性元素以填充晶界處的晶格空位, 改善晶界附近的組織形態[43].元素Sr的加入會在鎂合金中形成熔點很高的新相, 這些相具有熱穩定性, 能夠釘扎晶界, 阻止晶界滑移, 起到晶界強化的作用, 從而提高鎂合金的高溫力學性能。
  
  (3) 固溶強化
  
  固溶強化是提高耐熱鎂合金強度的一個重要途徑。在合金中加入高熔點且固溶度大的溶質元素進行合金化, 可以增強高溫蠕變時位錯攀移的阻力, 有效提高合金的蠕變抗力。由于Sr的原子半徑為0.245 nm, Mg的原子半徑為0.172nm, 兩者的原子半徑差相對值為42.4%[44].根據HumeRothery規則, 溶質與基體原子尺寸差大于15%就不會形成固溶度較大的固溶體。因此, Sr在鎂中的固溶度低 (大約0.11%) , 起不到優異的固溶強化作用。
  
  3 結語與展望
  
  隨著汽車輕量化和環保要求的不斷提高, 能源的日趨緊張以及環境污染的加劇, 鎂合金作為一種綠色材料, 未來將會得到更加廣泛的應用。Sr作為一種有效的晶粒細化劑, 一種能改善合金性能的合金化元素, 對它的研究雖然取得了重要的進展, 但是對含Sr鎂合金的研究仍然存在一些不足, 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進一步開展研究。
  
  (1) Sr含量對耐熱鎂合金的組織和性能有顯著的影響, 但其晶粒細化機理尚不完全清楚, 可進一步研究晶粒細化機理, 并通過實驗優化最佳的添加量, 從而得到綜合性能較好的合金體系, 促進含Sr耐熱鎂合金在實際生產中的應用。
  
  (2) 目前, 對含Sr耐熱鎂合金的研究和開發大多集中在鑄態耐熱鎂合金, 而關于Sr對其他鎂合金如變形 (軋制以及鍛造等) 鎂合金的組織和性能影響的研究還較少。因此, 可擴大Sr在鎂合金中的研究和應用領域, 其中, 開發具有優良性能的新型變形鎂合金是一個重要的研究方向。
  
  (3) 由于純Sr存在易氧化燒損和添加量不易控制等問題, Sr細化鎂合金晶粒時主要以鍶中間合金的形式添加, 因此對鍶化合物在鎂合金中的組織遺傳行為研究是有必要的, 進一步研究含鍶相的類型及形態對鎂合金晶粒細化用高效鍶中間合金的開發具有重要意義。
  
  參考文獻
  
  [1] Poddar P, Kamaraj A, Murugesan A P, et al. Journal of Magnesium&Alloys, 2017, 5 (3) , 348.  
  [2] Stjohn D H, Easton M A, Qian M, et al. Metallurgical&Materials Transactions A, 2013, 44 (7) , 2935.
  [3] Bi Y, Yang M B, Zou J, et al.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Natural Science) , 2017, 31 (12) , 63 (in Chinese) .畢媛, 楊明波, 鄒靜, 等。重慶理工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 , 2017, 31 (12) , 63.  
  [4] You S, Huang Y, Kainer K U, et al. Journal of Magnesium&Alloys, 2017, 5 (3) , 239.  
  [5] Bai J, Sun Y S, Xue F, et al. Scripta Materialia, 2006, 55 (12) , 1163.  
  [6] Wu L, Pan F S, Yang M B, et al. Journal of Materials Science, 2013, 48 (16) , 5456.  
  [7] Cheng R J, Pan F S, Jiang S, et al. Progress in Natural Science:Materials International, 2013, 23 (1) , 7.
  [8] Wu L, Pan F S, Yang M B, et al.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2014, 37 (3) , 1.
  [9] Wu L, Pan F S, Yang M B, et al. Transactions of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 2011, 21 (4) , 784.
  [10] Chen Y, Gao J J, Song Y,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6, 671, 127.
  [11] Zhang Y C, Yang L, Dai J,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4, 610 (29) , 309.
  [12] Wang W D, Han J J, Yang X,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B, 2016, 214, 26.
  [13] Sani S A, Ebrahimi G R, Rashid A R K. Journal of Magnesium&Alloys, 2016, 4 (2) , 104.
  [14] Feng Z X, Pan F S, Shi Q N, et al. Journal of Functional Materials, 2014, 45 (7) , 07061.
  [15] Bai J, Sun Y S, Xue F,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2, 531 (1) , 130.
  [16] Hirai K, Somekawa H, Takigawa Y,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05, 403 (1) , 276.
  [17] Zhang D D, Zhang D P, Bu F Q,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7, 693, 51.
  [18] Sevik H, Kurnaz S C. Journal of Magnesium and Alloys, 2014, 2 (3) , 214.
  [19] Kim B H, Park K C, Yong H P,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1, 528 (3) , 808.
  [20] Sevik H, Acikgoz S, Kurnaz S C. Journal of Alloys&Compounds, 2010, 508 (1) , 110.
  [21] Bai J, Sun Y S, Xun S,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06, 419 (1) , 181.
  [22] Kim B H, Park K C, Park Y H, et al. Transactions of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 2010, 20 (7) , 118.
  [23] Xu C X, Ju H, Zhang Z W. The Chinese Journal of Nonferrous Metals, 2013 (2) , 349 (in Chinese) .許春香, 鞠輝, 張志瑋。中國有色金屬學報, 2013 (2) , 349.  
  [24] Kumar P, Mondal A K, Chowdhury S G,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7, 683, 37.  
  [25] Yang M B, Zhu Y, Pan F S, et al. Transactions of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 2010, 20 (s2) , 306.
  [26] Cheng M X, Chen J H, Yan H G, et al. Journal of Alloys&Compounds, 2017, 691, 95.  
  [27] Cong M Q, Li Z Q, Liu J S, et al. Materials&Design, 2014, 53 (1) , 430.  
  [28] Li Z, Chen M F, Li W, et al. Journal of Alloys&Compounds, 2017, 702, 290.  
  [29] Liu J W, Peng X D, Li M L,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6, 655 (S1) , 331.  
  [30] Chen Y, Gao J, Song Y,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6, 671, 127.  
  [31] Peng B, Zhang X B, Wang Z Z. Heat Treatment of Metals, 2014, 39 (11) , 41 (in Chinese) .彭勃, 章曉波, 王章忠。金屬熱處理, 2014, 39 (11) , 41.  
  [32] Yang M B, Li H L, Cheng R J, et al.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2, 545, 201.  
  [33] Liu S M, Diao H, Chai L J, et a. Materials Science&Engineering A, 2017, 679, 183.  
  [34] Liu D, Yin X, Pang X, et al. Journal of Materials Engineering&Performance, 2017, 26, 1.  
  [35] Pan F S, Yang M B, Shen J, et al. 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A, 2011, 528 (13-14) , 4292.  
  [36] Yang M B, Pan F S, Liang X F. Journal of Materials Science, 2011, 46 (9) , 3216.  
  [37] Yang M B, Pan F S, Shen J, et al. Journal of Materials Engineering&Performance, 2012, 21, 47.
  [38] Zhang S, Zhou Q, Zhang H, et al. Special Casting&Nonferrous Alloys, 2015, 35 (9) , 981 (in Chinese) .章森, 周全, 張浩, 等。特種鑄造及有色合金, 2015, 35 (9) , 981.  
  [39] Cui Zhongqi, Qin Yaochun. Metallography and heat treatment-second edition, Machinery Industry Press, China, 2007 (in Chinese) .崔忠圻, 覃耀春。金屬學與熱處理-第2版, 機械工業出版社, 2007.  
  [40] Nussbau G M, Brihot P, Warner T J, et al. In:Magnesium Alloys and Their Applications. Germany, 1992, pp.351.
  [41] Lee Y C, Dahle A K, Stjohn D H. Metallurgical and Materials Transactions A, 2000, 31 (11) , 2895.  
  [42] Aliravci C A, Gruzleski J E, Dimayuga F C. American Foundry Society Transactions, 1992, 100, 353.  
  [43] Bai X. Development of alkaline-earth and heat-resistant AM80-Ca-Sr magnesium alloys. Master's Thesis, Hunan University, China, 2009 (in Chinese) .白星。AM80-Ca-Sr堿土耐熱鎂合金研究。碩士學位論文, 湖南大學, 2009.  
  [44] Cui H W, Min G H, Liu J C. Rare Materials and Engineering, 2010, 39 (2) , 273 (in Chinese) .崔紅衛, 閔光輝, 劉俊成。稀有金屬材料與工程, 2010, 39 (2) , 273.
電話
掃一掃
快速咨詢官方微信
微信號:
代寫
論文官方微信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友情链接: 北美代写 论文代写